首页 > 财富 > 遭“老伙计”撬保险柜划转资金引关注,中融信托是央企还....

遭“老伙计”撬保险柜划转资金引关注,中融信托是央企还是中植系平台争议犹存

[2022-11-24 01:10:59] 编辑:环球财说 点击量:6
评论 点击收藏
导读: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出品:全球财说犹记得,几年前监管层苦口婆心地三令五申要求信托资金不得违规投向房地产、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股票市场、产能过剩等限制或禁止领域,并加强对信托业的监管。但信 .....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遭“老伙计”撬保险柜划转资金引关注,中融信托是央企还是中植系平台争议犹存

出品:全球财说

犹记得,几年前监管层苦口婆心地三令五申要求信托资金不得违规投向房地产、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股票市场、产能过剩等限制或禁止领域,并加强对信托业的监管。

但信托业总有些“不听话的孩子”左右突击,偏要向房地产输入资金,现如今的几年,不少信托公司为此吞下苦果,深陷纠纷。

中融信托过去涉及融创的多个信托今年持续暴雷。近日,广东塔牌集团的一纸公告,再次披露出中融信托又一个融创的风险项目。

“老伙计”风险频发

如何直面投资者

11月18日,塔牌集团公告称,公司2020年12月8日认购的一笔信托产品因无法如期兑付,自动进入延长期,这笔信托产品最终用于融创华北发展集团有限公司旗下的天津融创星耀五洲项目开发。

据了解,该信托产品为中融信托发行的“中融-承安75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B类信托单位。

塔牌集团的认购金额为1000万元,截至2022年9月底,该信托产品确认的公允价值变动损失为135.28万元。目前,塔牌集团收到该信托产品的收益合计约86.51万元。

资料显示,“75号信托”成立于2020年11月18日,总规模40亿元。其中A类信托单位业绩比较基准为7.6%,共25亿元;B类信托单位业绩比较基准位7.8%,共15亿元。产品期限分别为12个月、24个月,此次面临违约的是B类信托。

融创星耀五洲位于天津津南区八里台镇天嘉湖地块。2017年5月,融创从云南房企星耀集团手中以102.54亿元的代价收购。彼时,融创的出手给房产销售无形中添加了增信,奈何形势比人强,项目仍然出现了停工及延迟交付。

中融信托为融创设立的信托计划不止上述“75号信托”一个,延期的当然也不止“75号信托”一个项目,“中融-丰腾83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则曝出更大看点。

10月底,有投资者曝出,收到《中融-丰腾83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第2次临时管理报告》,报告内容称,2022年9月,受托人发现存放受托人和融创方共同保管武汉塔子湖置业章证照及印鉴等共管物品的保险柜锁芯被换,保险柜无法打开。

另外,塔子湖置业预售资金监管账户中约11.4亿元资金被划走。其中,1343万元划转至武汉融创基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账户,剩余约11.2亿元划转至武汉市江岸区人民政府塔子湖街道办事处设立的塔子湖项目专户。

“83号信托”成立于2021年3月31日,续存规模36.545亿元。中融信托为受托人,与融创开展股权收益权投资合作,资金用于武汉市武昌区“融创中心武汉壹号院”项目K1一期、K2地块开发。

中融信托称,事件发生后,中融信托立即向融创方提出严正交涉,并第一时间向当地公安机关报警。

撬保险柜的蹊跷事不仅仅只这一起,“中融-承安96号”的投资者也收到中融信托公告,公告同样提到中融信托与融创共管物品的保险柜锁芯被换,且在中融信托不知情的情况下,项目公司约4.23亿资金被融创方自行划付。其中约3.88亿元被划转至“武汉市新建商品房监管账户拨付资金暂挂款项”账户,约2223.20万元划转至“武汉市汉阳区人民政府晴川街道办事处融创1890项目重点监管专户账户”。

撬锁方仍是融创,且两起撬锁时间和地点基本一致,这其中中融信托需承担什么责任,目前尚无说法,从外界看来,似乎违约无法偿付已都是融创之过。于中融信托而言,这也有个好处,在面对投资者追付时,“锅”可以甩到融创来抵挡一时。

据了解,中融信托和融创过去合作颇多,二者属于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曾有报道甚至称二者为“老伙计”,未来中融信托在融创项目上是否还会继续有“雷声”,《全球财说》将持续关注。

央企背景还是中植系平台

值得讨论

中融信托曾经是业内公认的发房地产信托“最飙”的公司,据不完全统计,在2008-2012年间,中融信托房地产信托在信托资产中占比最高。

经历一轮危机和监管加强后,中融信托房地产资产比重下降,不过自2017年起又有抬头趋势。数据显示,2017年-2021年信托资产投向房地产领域的规模和占比分别为443.07亿元、719.20亿元、1351.00亿元、1291.50亿元、895.55亿元。

除了前述涉及融创集团的信托计划“雷声阵阵”,据公开报道,中融信托此前还有相关产品踩雷了华夏幸福、世贸集团的债务。

暴雷发生时,信托公司要直面的就是投资者资金兑付问题,在年景好的年份,当有违约发生,信托公司基本都采用了刚性兑付来息事宁人,而自己宁可被迫变身为股东逐渐追回成本和收益。尽管由于近年来信托业暴雷过多,刚性兑付压力加大,打破“刚兑”的呼声很高,但刚性兑付仍然存在。

根据中融信托2021年报,该公司去年至少就有一起刚性兑付。财报显示,报告期内经公司董事会和股东会审议, 使用信托赔偿准备金 2亿元赔付“中融-北京星城置业经营性物业抵押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信托赔偿准备金期末余额 8.72亿元。

中融信托也算是老牌信托机构,早在1987年就已成立,前身是哈尔滨国际信托投资公司。这些年来其一直被视为中植系的核心金融平台之一。

但当前其究竟是中植系背景还是央企背景,有颇多争论。

仅从表面股权结构来看,中融信托似乎是央企。2021年财报显示,中融信托由四家股东共同出资构成,其中第一大股东为经纬纺织,经纬纺织的实际控制人为中国机械工业集团有限公司, 最终受益人为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所以从穿透层面看,中融信托应归属为央企。

遭“老伙计”撬保险柜划转资金引关注,中融信托是央企还是中植系平台争议犹存炒股开户享福利,入金抽188元红包,100%中奖!遭“老伙计”撬保险柜划转资金引关注,中融信托是央企还是中植系平台争议犹存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本站财经APP
热门搜索:香港 猪价 比特币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 0人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财富商机

更多

投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