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理财 > 冲突的外溢:中亚里海五个超大型油气田成为博弈新焦点....

冲突的外溢:中亚里海五个超大型油气田成为博弈新焦点

[2022-07-31 17:30:50] 编辑:清丝纠缠 点击量:67
评论 点击收藏
导读:SHPGX导读:随着冲突的持续,中亚地区一些大型油气田,特别是环里海的超大型油气勘探开发项目,由于其丰硕的资源,便捷的地理位置,和相对成熟的外输管道设施,成为博弈各方争夺的对象。当下,于缺油少气的欧盟国家而言,争取更多的中亚油气供应,已成为重 .....

SHPGX导读:随着冲突的持续,中亚地区一些大型油气田,特别是环里海的超大型油气勘探开发项目,由于其丰硕的资源,便捷的地理位置,和相对成熟的外输管道设施,成为博弈各方争夺的对象。当下,于缺油少气的欧盟国家而言,争取更多的中亚油气供应,已成为重点的战略选项。那么,所谓五个特大型项目,到底是哪五个项目?这五个项目的情况是怎样的,未来的前景如何?让我们一起来看看。

冲突还在持续……

7月6日,俄罗斯一地方法院下令暂停哈萨克斯坦石油出口“命脉”——里海管道联盟输油管线活动30天。路透社称,CPC运营商已向该法院提起上诉,要求暂缓执行。CPC是一个跨国石油运输管道项目,由美国石油巨头雪佛龙公司领衔的石油财团、俄罗斯国家石油管道运输公司、哈萨克斯坦政府共同运营。该管道全长1500公里,主要是将哈萨克西部里海地区最大油田——田吉兹油田的原油过境俄罗斯,输往黑海的新罗西斯克港口,再从那运往欧洲。该管道堪称哈萨克斯坦对外石油出口“命脉”,运输量超过每天100万桶,约占哈国年石油出口量的70%。而田吉兹油田就是本文标题提到的中亚里海五大油气上游勘探开发合作项目之一。

无独有偶。7月18日,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访问阿塞拜疆,并与阿总统阿利耶夫举行会谈,目的是协商扩大合作,增加阿塞拜疆对欧洲的天然气输送量。冯德莱恩没有白跑,双方签署了能源领域战略伙伴关系谅解备忘录,成功说服阿塞拜疆扩大“南部天然气走廊”管道项目的输送量。该项目目前每年向欧洲输送超过80亿立方米天然气,未来几年的输气量将扩大至每年200亿立方米。2023年,该项目的输气量就将达到120亿立方米,有助于降低欧盟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而这条管线的气源亦是本文标题提到的中亚里海五个超大型油气合作项目之一——阿塞拜疆的萨赫德尼兹凝析气田。

随着冲突的持续,中亚地区一些大型油气田,特别是环里海的超大型油气勘探开发项目,由于其丰硕的资源,便捷的地理位置,和相对成熟的外输管道设施,成为博弈各方争夺的对象。当下,于缺油少气的欧盟国家而言,争取更多的中亚油气供应,已成为重点的战略选项。

那么,所谓五个特大型项目,到底是哪五个项目?这五个项目的情况是怎样的,未来的前景如何?让我们一起来看看。

这个五个大型项目均为外国投资者参与或主导的合作项目,其中三个位于哈萨克斯坦里海海域,分别是田吉兹、卡沙甘和卡拉恰甘纳克;另外两个位于阿塞拜疆里海海域,分别是ACG油田群和沙赫德尼兹。其他里海海域国家,有俄罗斯、伊朗和土库曼斯坦,其中俄罗斯和伊朗的油气本身在遭受美西方的制裁,无法获得外界的青睐;土库曼斯坦里海地区油气资源尚未探明,难以受到美西方的重视。因而,哈萨克斯坦和阿塞拜疆海域的这五大油气项目,成了欧洲国家眼里的“香饽饽”和竞相争夺的对象。

要知道,这五大项目拥有的剩余石油可采储量高达380亿桶,天然气可采储量达2.5万亿立方米,分别占中亚地区石油和天然气可采总量的65%和24%。这五大油气开发项目的总资本性支出高达1200亿美元。未来这五大项目全部建成投产后,若均以高峰产量计算,原油日产量将达到400万桶,天然气年产量将达到600~800亿立方米。上世纪90年代,哈萨克斯坦和阿塞拜疆两国政府与外国石油公司签订产品分成合同或租让协议,以联合作业的形式开发这五大项目。参与这五大项目开发的国际石油公司多达16家,包括埃克森美孚、雪佛龙德士古、BP、壳牌等西方石油巨头,以及后来加入的中国石油这样的实力较强的亚洲国家石油公司。

先说说哈萨克斯坦这三大项目。

其一是田吉兹油田。该油田发现于苏联时期的1979年,含油区块面积3900平方千米,是全球特大型油田之一。该油田剩余探明石油可采储量80亿桶以上,天然气可采储量2000亿方以上。1993年4月2日,雪佛龙德士古与哈萨克斯坦政府签署租让协议,成立田吉兹雪佛龙公司(Tengizchevroil)开发该油气田,其投资与作业权分配比例是:雪佛龙德士古(作业者)50%、埃克森美孚25%、哈萨克国家石油公司(KMG)20%、鲁克阿科公司(LUKArco)5%,是一个超级豪华的国际石油财团。该油田总投资近200亿美元,2015年,油田产量水平达到70万桶/日的高峰。该油田是上文提到的CPC管线的主力供油油田。

其二是卡沙甘油气田。1997年11月18日,数家国际石油公司组成的财团与哈政府签署产品分成协议,对卡沙甘区块进行勘探。发现于2000年6月,含油区块面积达5643平方千米,是近30年来全球发现的规模最大、最重要的油气田,被认为是1968年在阿拉斯加发现“普鲁特赫本”油田之后世界上最大的油田。该油田距离田吉兹油田仅130公里,目前探明剩余可采储量超过150亿桶,天然气储量约5000亿方。油田总投资超过500亿美元,于2014年前后投产,初始产量水平20万桶/日,目前的产量水平约在60万桶/日,预计高峰产量水平将达到150万桶/日。该油田也是CPC管道的主力供油油田。

其三是卡拉恰甘纳克气田。该发现于1979年,含油气区块面积2500平方千米,已探明的石油和天然气储量均很可观。1997年11月18日,由英国天然气公司牵头的财团与哈政府签署产品分成协议,开发卡拉恰甘纳克油气田。该项目天然气探明剩余可采储量超过7000亿方,另外还拥有超过25桶的石油可采储量。项目总投资160亿美元左右。目前,该气田的年产量约为180亿方左右。该气田的产量除了供应当地外,出口方向主要是俄罗斯和中国。

再说说阿塞拜疆这两大项目。

其一是ACG油田群。ACG油田群即阿塞拜疆里海海域的阿泽里(Azeri)、奇拉格(Chirag)和深海古纳什利(Gunashli)油田。位于离阿塞拜疆海岸约120千米处。1994年9月,由bp等10家石油公司联合成立的阿塞拜疆国际作业公司与阿塞拜疆政府签署长达30年的产品分成合同,开发ACG油气田。该油田探明剩余可采储量超过70亿桶。总投资超过120亿美元。高峰产量出现在2010年,彼时,该油田群产量水平超过100万桶/日。值得一提的是,久负盛名的巴库—第比利斯—杰伊汉管线(BTC),系bp公司在南里海建造的管线,就是用来出口ACG项目的石油,以便可以绕过俄罗斯领土。该管线的设计年输量就是5000万吨。是一条名副其实的“管道改变地缘政治”的典型案例。2006年6月,该管线投运时,美国、格鲁吉亚、土耳其和英国四国元首均参加投产仪式,足以体现该管道的地缘政治价值。

其二是沙赫德尼兹凝析气田。沙赫德尼兹气田位于巴库以南约100千米处,水下50~100米,被认为是1978年以来世界上发现的最大气田。1996年6月,由bp公司牵头组成的财团与阿政府签署产品分成协议,开发该气田。据称,该气田项目拥有天然气探明可采储量近万亿方,此外还有6亿桶左右的石油可采储量。该项目总投资超过150亿美元。2020年,该项目年产天然气170亿方左右,预计高峰年产量可以达到300亿方。该项目的地缘政治意义也十分明显,主要为南部天然气管道提供气源,正如上文所提,乌克兰局势持续演进情况下,该管道的地缘政治价值进一步提升。顺便说一句,阿塞拜疆“南部天然气管道走廊”是一条跨里海、黑海地区,从阿塞拜疆经过土耳其向希腊和意大利输送天然气的管道,主要由南高加索天然气管道项目、跨安纳托利亚天然气管道、跨亚得里亚海天然气管道这样一个多管道的系统构成,于2018年5月29日正式开通,年输气能力为100亿方。因此,若要将该管线对欧输气量提升至200亿方,则必须对管道进行扩容升级改造。

可以看出,中亚里海这五大项目,无一例外的均是美欧大石油公司担当项目的作业者、主导者,均是哈萨克斯坦和阿塞拜疆在上世纪90年代中亚诸国“向西看”、大量引进西方资本的窗口期,与美西方外国投资者签订的合作项目。其中代表性的公司是bp、雪佛龙、壳牌和埃克森,加上道达尔公司是卡沙甘项目的合同伙伴。这意味着,这五大项目过去30年和未来一个时期一直为西方五大石油巨头所把控。这也意味着,关键时刻,石油巨头们可以调整优化出口流向和流量,使得更多的油和气输往欧洲。而且每个项目的体量均是“巨无霸”,投资均超过120美元,卡沙甘这一项目竟超过500亿美元。

还可以看出,在当下全球地缘政治冲突集中爆发的敏感期,能源的地缘政治博弈效应被放大。这五大项目已成为美欧领导人和政客们关注的焦点。田吉兹油田、卡沙甘油气田和沙赫德尼兹气田首当其冲,成为替代俄罗斯油气田向欧洲供应能源的优先选择。虽然上文提到,俄罗斯法院下令暂停CPC管道的出口,但经过项目联合公司和哈国、欧盟的干预,该管线截至目前并没有停输。这从另一个侧面看出,俄罗斯难以“一手遮天”,将其附近独联体和非独联体国家的对欧洲方向能源出口全部“一网打尽”。

本文来源 | 清泉能源SpringEnergy

本文作者 | 油涌如泉

上海证券报,新华社主办,中国证监会法定披露证券市场信息媒体,创立于1991年,是新中国第一份提供权威金融证券专业资讯的全国性财经日报,现已形成涵盖报纸、网站、客户端、视频、微信、微博等平台的全媒体财经传媒矩阵。

、精准解读,尽在本站财经APP
热门搜索:香港 猪价 比特币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 0人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财富商机

更多

投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