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联网+ > 对话董宇辉:曾经很痛苦,连一只梨都卖不出去....

对话董宇辉:曾经很痛苦,连一只梨都卖不出去

[2022-06-14 17:07:21] 编辑:聘婷秀雅 点击量:10
评论 点击收藏
导读:2020年3月28日,是董宇辉第一次在自己的微博发布内容——他介绍了自己所在的团队。他曾经的学生发现,这个团队居然只有他一位男老师,其他都是女教师。一位粉丝的留言是,“你终于开始发微博了。”似乎可以算是他性格的一个特写,能够在学生面前 .....

2020年3月28日,是董宇辉第一次在自己的微博发布内容——他介绍了自己所在的团队。他曾经的学生发现,这个团队居然只有他一位男老师,其他都是女教师。

一位粉丝的留言是,“你终于开始发微博了。”似乎可以算是他性格的一个特写,能够在学生面前侃侃而谈,但在社交媒体却无迹可寻。

或许他开通微博也只是迫不得已。当时,几乎所有的线下培训都无法复课,而他是一名在线下教授英语课程的新东方老师。

差不多两周之后,也就是4月10日,他和同事第一次开了直播课,这也是他第一次试水直播。但并不算成功,因为网络不稳,画面抽搐,用他的话来说就是“历经困难”。

对话董宇辉:曾经很痛苦,连一只梨都卖不出去

第一次不算成功的直播,并没有影响他在学生的人气。距离暑假还有两个多月的时候,他的暑假高一、高二、高三班才开始报名,不少班就已经报满了。

他在社交媒体仍然沉默寡言,甚至整个2021年只有一次活动记录。临近年底,2021年12月28日,在一条“你会支持新东方带货直播吗”的投票中,他投出了自己的一票。但不知道他选择了“会”还是“不会”。

董宇辉和俞敏洪,互相成就了面子

如果从今天倒回去看过去的两年多时间,董宇辉的人生轨迹和新东方有相似之处。有经历过课程报满的喜悦,也有过面对双减落地的迷茫;有转型的阵痛,也有守得云开见月明的苦尽甘来。

2021年,外界似乎更习惯于将被用到了俗套的“至暗时刻”和俞敏洪联系到一起。2021 年中,俞敏洪在他的个人公众号上透露,新东方市值缩水了 90%,营收减少 80%,辞退员工 6 万人,退学费、员工辞退 N、教学点退租等现金支出近 200 亿元。

2021年11月,捐出8万多套课桌椅之后,俞敏洪赢得了一片赞誉,被夸成了“体面人”。转头俞敏洪拉起了新东方的教师队伍,做起了带货直播,开始自救。

同年12月28日,新东方在线推出的“东方甄选”直播间在抖音首次亮相,也由此拉开了新东方转型的序幕。

即便如此,当时大多数人仍旧不看好俞敏洪和新东方的未来,而这其中也包括了当时曾经为那个问题投出了一票的董宇辉。

东方甄选直播带货没有一炮走红,过后更是进入了一个不温不火的状态。据第三方机构统计,东方甄选直播首秀的销售额约450万元。更令人关注的是,“太贵”、“不需要”、“买不起”等评论充斥着俞敏洪和东方甄选的直播带货首秀。

新抖数据平台显示,自12月28日开播后的两个月时间,东方甄选累计开播27场,总共带货商品数为335件,累计销售额454.76万元,累计销量8.14万件,场均销售额将将超过17万元。

对话董宇辉:曾经很痛苦,连一只梨都卖不出去

这样的成绩,和以前同为新东方英语老师的罗永浩比相差甚远。这样的成绩和做英语老师时候几乎班班报满的情况相比,自然也无法让董宇辉受挫。

不怎么喜欢在社交媒体发言的他,也曾谈过转型初期迷茫——无比沮丧、痛苦,彻夜失眠。他或许是在怀疑这一转型能否实现自己的价值,“有一次我在一种来自甘南的梨,可能是我的嘴比较笨,一个也没卖出去。”很多事情都印证了他最初的担心。

他认为,在前六个月东方甄选的直播中,可能是运气不好或者是没有遇到灵魂相投的用户,很多用户都是在直播间都是他的发音不太标准,所以让人感受到痛苦。

他甚至都已经准备找人力部门签离职。最终,经过新东方在线CEO孙东旭的开导,董宇辉才选择坚持了下来。最终才有了如今的突然走红,“最近几天我很幸运,可能是遇到了可以包容、接纳我们的人。”

热门搜索:香港 猪价 比特币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 0人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财富商机

更多

投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