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联网+ > “消毒液”造假:有毒甲醇冒充酒精,多个电商平台有售....

“消毒液”造假:有毒甲醇冒充酒精,多个电商平台有售

[2022-06-08 08:30:58] 编辑:美艳绝伦 点击量:2
评论 点击收藏
导读:多家电商平台售卖的一些消毒剂中含有毒物质甲醇,澎湃新闻购买的10件产品送检,8件检出了高浓度甲醇成分。两岁的小宁误食消毒剂,却在血液中检出了甲醇成分;随后,经对该消毒剂检测,发现其中甲醇含量竟高达97.2%。全球新冠疫情蔓延的第三个年头,消 .....

多家电商平台售卖的一些消毒剂中含有毒物质甲醇,澎湃新闻购买的10件产品送检,8件检出了高浓度甲醇成分。

两岁的小宁误食消毒剂,却在血液中检出了甲醇成分;随后,经对该消毒剂检测,发现其中甲醇含量竟高达97.2%。

全球新冠疫情蔓延的第三个年头,消毒用品早已成为不可缺日常必备品。酒精类消毒液因比较安全,常常被用于家庭消毒。

然而,透过小宁甲醇中毒事件,澎湃新闻调查发现,一些在淘宝、拼多多、京东上销售的所谓酒精消毒液,竟然用有毒的甲醇冒充乙醇。

甲醇属于危险化学品,可通过呼吸道、皮肤黏膜和消化道等途径进入人体,导致中毒,误服30毫升的量即可能导致死亡。

当记者想追查相关生产企业时,却发现这些产品的外包装标示的生产厂家及生产地全是虚构的,就连“消字号”许可证号也是盗用的。

澎湃新闻又从前述三家电商平台购买了10件消毒液,连同小宁所误食样品和另一厂家赠送样品,一共12个消毒液样品送往上海纺织集团检测标准有限公司检测。

检测结果发现有10个样品含有甲醇,其中7个样品的甲醇含量在88.5%至97.2%之间,几乎为纯甲醇,严重威胁消费者的生命健康。

另有一款从京东购买的标称由南阳康之源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生产的“消安堂”牌医用消毒剂,检出甲醇含量也高达47.70%。

2岁幼童误服“消毒液”被送入医院

家住重庆市渝北区的罗先生去年11月26日通过“拼多多”App,在一家名为“轻捷消毒用品馆”的网店购买了一桶2升装的消毒剂。

“消毒液”造假:有毒甲醇冒充酒精,多个电商平台有售

“网店上面写的信息是:98度工业酒精火疗拔罐酒精灯拔火罐燃料2L批发高浓度95度大桶乙醇。”罗先生说,网上买这样一桶消毒剂实际只要15.8元,还包邮。

罗先生收到货后,前后使用了不到500毫升,主要是给家具清洁和消毒,使用过程中也没发现什么问题。

“消毒液”造假:有毒甲醇冒充酒精,多个电商平台有售

意外发生在今年2月9日。罗先生告诉澎湃新闻,他的孩子小宁今年2岁多,由于他和妻子都在上班,特别是妻子,在医院工作,因此平时孩子都是由奶奶一个人带。那天,小宁在阳台玩耍时,趁奶奶不注意,旋开消毒剂的瓶盖,喝了一口,大概有3毫升。

喝完后,小宁大哭。奶奶闻讯赶来一看,发现小宁一直在往外吐着口水,再看看一旁消毒剂,猜想小宁误喝了消毒剂,慌忙联系儿子和儿媳。

罗先生说:“当时觉得消毒剂无非就是高度数酒精,一般来说甲醇含量很低,但想着保险起见,还是赶紧送医院,交由医生处理。”

“消毒液”造假:有毒甲醇冒充酒精,多个电商平台有售

小宁被送往医院后,医生对小宁采取了催吐和洗胃等措施,并对小宁进行了血气分析。结果显示,小宁血液中的葡萄糖指标高于参考值,二氧化碳分压、氧分压、碳酸氢根浓度、二氧化碳总量、实际碱剩余等多项指标低于参考值。

罗先生说,医生一直在问小宁到底喝的是什么,酒精浓度有多高,这样才能“对症下药”进行处置。“正规的消毒剂是要注明成分和含量的,结果我们买的消毒剂,包装上根本没有这些信息”。

声称是酒精消毒剂,结果是甲醇

澎湃新闻看到,罗先生网购的这款消毒剂标称为“百佳”牌,包装上标示由“山东新泰百佳工贸有限公司”生产,生产日期为2021年11月10日。此外,包装上还标注有执行标准、规格、卫生许可证号、产品说明、适用范围和注意事项等内容。

其中,产品说明一栏写的是:“本品主要有效成分是消毒液,能杀灭各种致病微生物,具有无腐蚀和使用方便等优点。”适用范围包括:“足疗、美容等保健行业,并广泛用于打印机、相机、镜头等各种机械表面清洗,也可作为家具虫胶等各种稀释用途。”

为了弄清小宁喝下的液体的成分,罗先生赶忙联系销售网店“轻捷消毒用品馆”的负责人吴言召。罗先生说,吴言召先是称消毒剂为98度的酒精,“但第二天就改口说甲醇含量50%以上,后面又说不知道。”

得知消毒剂中可能含有甲醇后,罗先生赶忙给孩子做了采血化验。检验结果显示,2月10日,也就是小宁误喝消毒剂的第二天,小宁血液中甲醇含量小于2毫克/100毫升。

罗先生说,他花费了很大的力气,才让朋友帮忙对网购的消毒剂进行了检测,检测结果令罗先生十分担心:送检样品中的甲醇含量竟然超过95%:“说白了,这根本不是什么消毒剂,吴言召卖给我的实际上是冒充消毒剂的甲醇。”

资料显示,甲醇为无色、透明、易挥发、易燃的液体,经常被用作有机溶剂或添加剂。甲醇可通过呼吸道、皮肤黏膜和消化道等途径进入人体,导致中毒。急性甲醇中毒早期主要表现为中枢神经系统损害和代谢性酸中毒。可以出现头晕、头痛、恶心、呕吐及中枢神经系统兴奋症状,表现为定向力障碍、兴奋、烦躁和谵妄等。后期表现为中枢神经系统抑制、昏迷及视力障碍。

甲醇能否用于制作消毒剂?《消毒剂原料清单及禁限用物质》显示,甲醇不在原料清单列表中;用于消毒人体、医疗器械、生活饮用水的消毒剂的原料,应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食品级、医用级、或化学纯及以上等级的质量要求,禁止使用工业级的原料。

同济大学附属东方医院药学部的张誉艺在接受人民网采访时表示,甲醇非但起不到消毒作用,对人体有强烈毒性,应避免直接接触。否则会在人体新陈代谢中氧化成比甲醇毒性更强的甲醛和甲酸。饮用含有甲醇的酒可引致失明、肝病、甚至死亡。误饮4毫升以上就会出现中毒症状,超过10毫升即可因对视神经的永久破坏而导致失明,30毫升已能导致死亡。

罗先生告诉澎湃新闻,他于6月6日收到临沂市公安局高新区分局作出的《立案告知书》。该告知书显示,山东轻捷商贸有限公司涉嫌非法经营一案,该局认为符合立案条件,现已立案侦查。落款时间为2022年5月24日。

此前几天,罗先生接到临沂警方电话告知,警方对罗先生寄过去的消毒液样品进行了检测,检测结果为该消毒液中甲醇含量为98.01%。

甲醇消毒液在多个电商平台有售

一名卫健系统专业人士告诉澎湃新闻:“这桶消毒剂至少从包装上就可以看出,是不符合规范的。”

该人士介绍,《消毒产品标签说明书管理规范》第七条要求,消毒剂最小销售包装标签应标注以下内容:产品名称、产品卫生许可批件号、生产企业、生产企业卫生许可证号、主要有效成分及其含量、生产日期和有效期/生产批号和限期使用日期等。“‘百佳’这款消毒剂,没有主要有效成分及其含量这一关键信息,另外,厂家地址也很模糊。这些都是有问题的。”

该人士指出,根据《消毒产品卫生安全评价规定》,消毒产品分为三类,第一类是具有较高风险,需要严格管理以保证安全、有效的消毒产品,包括用于医疗器械的高水平消毒剂和消毒器械、灭菌剂和灭菌器械,皮肤黏膜消毒剂,生物指示物、灭菌效果化学指示物;第二类是具有中度风险,需要加强管理以保证安全、有效的消毒产品,包括除第一类产品外的消毒剂、消毒器械、化学指示物,以及带有灭菌标识的灭菌物品包装物、抗菌制剂。“对于第一类和第二类消毒产品,生产企业除了要取得卫生许可证外,其生产的消毒产品也要取得检测报告及卫生安全评价等资质。”

澎湃新闻在全国消毒产品网上备案信息服务平台上查询发现,“百佳”牌消毒剂包装上印的生产企业卫生许可证号“鲁卫消证字第0001号”属于新泰市华源医疗卫生用品有限公司,即山东新泰百佳工贸有限公司并没有取得相关卫生许可证。

此外,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上,也查询不到“山东新泰百佳工贸有限公司”的任何登记信息。

前述人士表示,综合以上信息,可以断定出这款“百佳”牌消毒剂是假冒伪劣产品。

澎湃新闻在拼多多、淘宝、京东等电商平台发现,拼多多仍有店铺在销售同款“百佳”消毒剂,其中一家店铺在该消毒剂的商品详情中甚至将商品使用对象标注为“肌肤”;淘宝、京东的店铺销售有类似消毒剂。

实地探访发现厂名厂址均为虚假

这些含有甲醇的“消毒剂”从何而来?

澎湃新闻通过天眼查查询到,网店“轻捷消毒用品馆”的经营单位为山东轻捷商贸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吴言召,经营范围包括销售医疗用品及器材、消毒液、一类医疗器械、日用百货等,注册登记地址为山东省临沂市河东区天翔花园东区。

“消毒液”造假:有毒甲醇冒充酒精,多个电商平台有售

此外,物流信息显示,罗先生收到的消毒剂是韵达速递山东主城区公司临沂锐思服务部揽收的。也就是说,在物流信息准确的情况下,该桶消毒剂的发货地在临沂。

3月2日,澎湃新闻来到临沂市河东区天翔花园东区,未找到山东轻捷商贸有限公司的踪迹。锐思服务部工作人员则称,他们每天揽收的件很多,再加上时间久远,记不清了。

澎湃新闻注意到,除了山东轻捷商贸有限公司,吴言召还在临沂注册了山东捷康医疗器械有限公司,并担任该公司法定代表人,该公司注册地址为临沂市高新区临西十二路西敦村,经营范围包含消毒液。记者前往西敦村,同样没有找到山东捷康医疗器械有限公司。不过,该公司的注册地距离锐思服务部不到10公里。

吴言召却称,他在网店售卖的“百佳”牌消毒剂不是从厂家或经销商手中进货再卖,而是通过后台“代发订单”。“实际发货不是从我这发的,我就是赚个差价。”吴言召称,他现在无法查询到真正给罗先生发货的网店是哪家。

“消毒液”造假:有毒甲醇冒充酒精,多个电商平台有售

3月4日,澎湃新闻来到距离临沂市区120公里车程的泰安市新泰市——“百佳”牌消毒剂包装上显示的生产地址就在这里。不过,当地并没有“新泰工业园”,但有“新泰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和“新泰市化工产业园”“新泰市医疗器械产业园”。经实地探访,澎湃新闻未在新泰当地找寻到山东新泰百佳工贸有限公司的地址。

持有“鲁卫消证字第0001号”许可证的新泰市华源医疗卫生用品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周常利告诉澎湃新闻,该公司从2013年起就在新泰生产销售消毒产品。“我们一般是从东北进用玉米做的食用酒精,然后自己生产塑料桶进行分装销售。”周常利说,新泰有六七家生产消毒产品的厂家,“没听说过有叫百佳、胜源的厂子。”

周常利称,他知道市场上有不法商家冒用公司许可证号一事,但“外面的人并非假冒伪劣我们厂的产品,所以也就没放在心上。而且我们生产的桶都是有防伪标识的。”

“消毒液”造假:有毒甲醇冒充酒精,多个电商平台有售

12件消毒产品10件检出高含量甲醇

寻找生产厂家的同时,澎湃新闻还通过拼多多、淘宝、京东等电商平台,购买了“百佳”牌消毒液、“胜丽源”牌消毒液、“百信胜”牌消毒液、“鑫利洁”牌消毒液、“乐康”牌95%酒精消毒液等10款不同的消毒产品,共计10桶。

需要特别说明的是,记者通过拼多多和淘宝的不同商家购买不同的消毒液,且其销售链接上明确标注为乙醇,收到的却是同一家企业同一天生产的工业清洗剂。

而记者通过淘宝一家店铺下单购买了“百佳”牌消毒液,发来的却是“胜丽源”牌消毒液,但该消毒液与“百佳”牌消毒液的外包装高度相似,两者除品牌、规格、生产日期和生产厂家四处不一致外,其他信息完全一致,甚至连字体、字号、颜色都丝毫不差。

“消毒液”造假:有毒甲醇冒充酒精,多个电商平台有售

此外,10款消毒产品中,“百佳”“胜丽源”“鑫利洁”等5款产品的产地也在新泰;“胜丽源”“百信胜”“百佳”等3款产品均冒用了新泰市华源医疗卫生用品有限公司取得的许可证号。

为了查清这些消毒产品中的甲醇含量,澎湃新闻将上述10桶消毒产品,连同厂家赠送一瓶75%医用酒精、罗先生购买的消毒液取样后送往上海纺织集团检测标准有限公司进行检测。

“消毒液”造假:有毒甲醇冒充酒精,多个电商平台有售

检测结果显示,12个被检测样品中仅“乐康”95%酒精消毒液、“鑫利洁”牌95%医用酒精等两件样品未检测出甲醇;剩余10个均检测出甲醇,其中甲醇含量高于90%的有5个,80%-89%的有2个,50%以下的有3个。甲醇含量最高的为“百佳”牌消毒剂,含量高达97.2%。

上海纺织集团检测标准有限公司技术研发部部长丁若垚博士介绍,即使是按照工业酒精的相关国家标准规定,甲醇含量也不能超过 2000 毫克/升,但此次检测的样品,甲醇含量最高达到了60000毫克/升以上,超标30倍。“并且消毒产品对甲醇的含量要求比工业酒精对甲醇含量的要求更严格。”

证照齐全企业生产的消毒产品也被检测出甲醇

值得一提的是,南阳康之源生物技术有限公司虽取得许可证,也对“消安堂”牌医用消毒剂的检测报告及卫生安全评价进行了公示,但送检样品仍检出47.7%的甲醇。

为了解相关情况,3月8日,澎湃新闻记者来到河南省南阳市宛城区。根据医用消毒剂瓶身标识的地址,在距南阳市区约18公里的黄台岗镇李岗村,记者找到了“南阳康之源生物技术有限公司”。该公司厂房位于S234省道旁,铁门紧锁,门边贴着迎春对联,没有公司名称。从路边看去,这里更像一处有较大院子的居民房。

“消毒液”造假:有毒甲醇冒充酒精,多个电商平台有售

敲门几分钟后,一名中年男子来开了门。记者以某医院采购人员的名义询问医用消毒剂的情况,对方马上热情起来,带着记者来到生产区。这是一处简易厂房,有5名妇女正在劳作,生产出一堆小瓶的喷式消毒剂。厂房的一边还堆放了许多包装好的医用酒精,一瓶500毫升,一箱30瓶。

据开门接待记者的中年男子介绍,他叫赵玉松,是老板赵玉军的弟弟,主要负责生产。他们兄弟俩是新野县人,租用李岗村的场地盖了厂房,目前有七八个工人。

“我们是半自动化生产,最高一天生产2000箱,平均每天500箱。”赵玉松说。

按照赵玉松的说法,这里每天生产的500毫升医用消毒剂约1.5万瓶。据其介绍,这些医用酒精等消毒剂主要从网络渠道销售,“百分之七八十都在网上销。京东、拼多多、淘宝都有,现在销量还行,一般没什么库存。”

“消毒液”造假:有毒甲醇冒充酒精,多个电商平台有售

为了让记者放心,赵玉松还出示了公司的营业执照和消毒产品生产企业卫生许可证。临走时,赵玉松从厂房拿出该厂3月3日生产的2瓶100毫升装医用消毒剂和1瓶500毫升装的75%医用酒精,作为样品相赠。

记者将获赠的75%医用酒精送往上海纺织集团检测标准有限公司检测。检测结果显示,该医用酒精也含有甲醇,含量为0.55%。

6月6日,澎湃新闻记者以医院采购人员的名义,与南阳康之源生物技术有限公司负责人赵玉军取得联系。赵玉军在电话中表示,其公司仍在黄台岗镇李岗村生产,500毫升的瓶装医用消毒剂和100毫升的喷式医用酒精,均能供货。赵玉军还称,其产品不含甲醇,“这点你放心。”

有网店已下架问题消毒剂

6月6日,澎湃新闻记者在京东平台的“水光微视大药房旗舰店”搜索,发现此前销售的“消安堂”牌医用消毒剂——由南阳康之源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生产的商品,已经下架。

在此之前,已有多款“问题”消毒剂从网购平台下架。澎湃新闻于3月15日查询发现,销售给罗先生“百佳”牌消毒剂的拼多多网店“轻捷消毒用品馆”已下架了所有商品,在店铺搜索一栏输入“轻捷消毒用品馆”,未显示对应商铺。

澎湃新闻在拼多多购入的“百佳”牌消毒剂,其销售店铺“乾朝日化专营店”则下架了所有消毒产品,经询问卖家,被告知“百佳”牌消毒剂“没货了,都下架了”。

淘宝平台销售“胜丽源”牌消毒剂的网店“酒精乙醇消毒剂”则更换了商品链接,现在卖的产品为新泰市华源医疗卫生用品有限公司生产的“澳佳葆”牌医用消毒剂,并特别注明“不含甲醇、无毒”。

拼多多店铺“卞小妹清洁用品专营店”销售的未知名消毒剂,链接也变更为太仓沃德化工有限公司工业清洗剂。

其他店铺及所售产品则暂无变化。

广东一团伙用甲醇假冒消毒酒精多人获刑

澎湃新闻了解到,与乙醇相比,甲醇的价格更低。甲醇的价格常在2000-3000元/吨,以2022年3月10日的价格计算,每千克只要3.02元;而乙醇价格为7025元/吨,是甲醇价格的2.3倍。原料价差导致不法分子铤而走险。

据国家市场监管总局通报,2020年1月底,广东省清远市市场监管局根据佛冈县市场监管局上报线索,对佛冈县一家文具店销售的一批无生产厂家厂址、生产标准等信息的“医药酒精”产品送检,检测得含量为甲醇45.8%、乙醇4.4%,系严重不合格产品。

清远市市场监管局立即通报公安、检察院、卫生健康局等单位,开展联合执法检查。2月9日晚,清远市市场监管局协助公安部门,一举查获该案相关生产窝点及存储仓库3个、销售网点2个、生产线2条,抓获涉嫌犯罪嫌疑人12人,现场查获假冒伪劣医用酒精近6000瓶、未装罐原料约4吨,以及大量包装标识材料等。

广东清远警方也对该案细节进行通报:有群众向公安机关举报称,其在某一大型网络平台商铺购买了280瓶医用酒精用于防疫公共卫生消毒使用,但经检验证实该批产品均为假伪消毒酒精。经广州市白云区市场监管局执法人员多方查找,最终确认酒精包装上标注的生产方——广州市白云区医疗制剂中心不存在。

广东省清远市清城区人民法院于2020年9月8日作出的判决显示,经审理查明:2018年7月至2020年2月期间,被告人严某勇购进甲醇、乙醇等原材料,自行按照一定比例勾兑、灌装成酒精产品,并标上写有“75%、95%、消毒液”等字样的标签,销售给被告人朱某文、范某玲夫妇,销售金额合计人民币333661元;被告人朱某文、范某玲夫妇将购进的酒精产品通过简单分拣包装,在网上和网下进行销售,销售金额合计人民币295925.2元,其中销售给被告人吴某玉、蔡某青夫妇人民币213059元;被告人吴某玉、蔡某青将购进的酒精产品在网上进行销售,销售给七百多名客户,销售金额合计人民币167009.44元。经检测鉴定,上述酒精产品的乙醇含量均不符合GB26373-2010《乙醇消毒剂卫生标准》的要求。

法院判决,严某勇犯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35万元;朱某文、范某玲等人犯销售伪劣产品罪,分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至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缓刑二年,并处罚金。

热门搜索:香港 猪价 比特币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 0人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财富商机

更多

投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