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富 > 俞敏洪接棒罗永浩,笑到最后的是谁?....

俞敏洪接棒罗永浩,笑到最后的是谁?

[2022-06-13 22:17:02] 编辑:华尔街见闻 点击量:9
评论 点击收藏
导读:一个新东方前明星老师退出直播,一个新东方校长直播却火了。昨天,罗永浩官宣,退出“交个朋友”直播公司管理层,未来三年仅以“客座主播”身份帮助“交个朋友”完成数十场直播。同时退出经营多年个人形象的社交媒体,埋头从事几年下一代智能平台 .....

俞敏洪接棒罗永浩,笑到最后的是谁?

一个新东方前明星老师退出直播,一个新东方校长直播却火了。

昨天,罗永浩官宣,退出“交个朋友”直播公司管理层,未来三年仅以“客座主播”身份帮助“交个朋友”完成数十场直播。同时退出经营多年个人形象的社交媒体,埋头从事几年下一代智能平台产品的研发。

俞敏洪接棒罗永浩,笑到最后的是谁?

没想到,逃过了罗永浩,却没逃过俞敏洪。“东方甄选”抖音直播出圈,新东方老师还是风趣幽默,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但这次他们不卖课,只带货,带的还是农产品。直播出圈后,港股新东方竟飙升100%。要知道,因为双减政策,新东方股价一度暴跌近70%。

如果说,罗永浩将直播带货当成还债的工具、短暂的栖息,那么俞敏洪则将直播当成下一次创业、一个农民的儿子对农业的反哺。

但在这样一个商业世界,我们必须正视的问题是,靠双语直播出圈的东方甄选直播间能火下去吗?离开罗永浩的交个朋友直播间还能活吗?

新东方直播惊艳 出圈易卖货难

4天涨粉200万,新东方转型做直播带货以来,一直不温不火,普遍不被市场看好。然而,中英双语直播的一次尝试,竟让戏称自己撞脸“兵马俑”的董宇辉卖爆了一款牛排。

俞敏洪接棒罗永浩,笑到最后的是谁?

他卖樱桃时,给观众讲了一个外婆门前樱桃树的故事;他卖大虾,给观众讲了一个我不知道妈妈来过,直到看到冰箱里垒得整整齐齐的饺子的故事。“本想凑个热闹,没想到眼泪不争气地流。”“兵马俑”老师把一场直播做出了给50万学生演讲的气势。

6月10日至12日,“东方甄选”直播成交额分别为1452.4万元、1959.1万元、1500.6万元。从6月13日全天的表现来看,东方甄选基本稳定在抖音带货榜前4名。

“直播界的天花板”“最有文化的直播间”......如果说,大多数慕名而来的观众是为了听英语课,“忙着记单词,忘记下单了”基本是大多数观众的心态,带本书回去权当支持喜欢的主播老师还是少数,受众无法精准匹配到核心品类农产品上,可想而知,东方甄选直播间的转化率将低于平台期望值,事实也是如此。

根据公开数据,6月10日观看人数906.7万,成交额1452.4万,平均uv价值1.6元,6月11日观看人数1274.6万,成交额1959.1万,平均uv价值1.53元。作为对比,早在去年,交个朋友直播间罗永浩参与的直播场次uv价值平均在3元左右。

俞敏洪接棒罗永浩,笑到最后的是谁?

俞敏洪接棒罗永浩,笑到最后的是谁?

将农产品卖出好价钱,是俞敏洪的情怀,但如何与带有新东方基因的受众衔接?据直播业界人士判断,新东方很可能会走高端农产品的路线,并不只拼低价,考虑到买家是受过高等教育的精英阶层,对价格不敏感。299元FBU牛排礼包冲上销量榜第一便能佐证这一点。

这是主播和平台的一场双赢,在罗永浩入驻抖音直播时,无意间树立起“淘宝卖货,抖音卖情怀”“快手能武,抖音能文”的调性。罗永浩的退场,让抖音失去了一大直播巨头,平台急需扶持起另一位直播巨头。

符合抖音直播文化调性的东方甄选双语直播闯入平台的视野,曾经,一打开抖音就被老罗霸屏,如今,一打开抖音就被新东方“兵马俑”老师霸屏,很大程度上,抖音流量扶持让新东方直播转型实现现象级逆袭,前新东方明星老师罗永浩和新东方校长俞敏洪又一次发生了接力棒式的命运交集。

俞敏洪接棒罗永浩,笑到最后的是抖音。

罗永浩激流勇退,创业是新摇滚

罗永浩的离开,并不令人意外。2020年10月,初次见到老罗,是在交个朋友直播间北京录影棚内,50多万的影院级背投幕布,几万元一天的摄影棚,顶部特写、侧面特写、中景、近景,4个主要机位、3位摄影师,导播团队、PPT团队、提词团队、音控团队。彼时,比罗永浩更大牌的主播薇娅、李佳琦都没有这般配置,简直把直播当成手机发布会来做。

当时,交个朋友团队还在盘算着装修另一个场地,以锤子手机发布会的形式,在可容纳150人观众的现场开直播带货,观众买票进场,原因则是老罗面对着摄影机和滚动的评论激不起兴致。此时已能感知老罗对直播带货的兴致索然,对软硬件一体的平台级产品的情怀仍在。

罗永浩的退场,对交个朋友直播间的影响并不会像薇娅等大主播一般巨大。过去半年多,罗永浩将自己的直播时长控制到公司总直播时长的3%,而其个人直播销售GMV只占总收入的5%。

至于剩下的债务,也由交个朋友直播间一揽子承担。所谓“天价分手费”,就是交个朋友按月帮罗永浩还完剩下不到一个亿的债务,他将未来半年多在交个朋友直播间的工作量摊到未来几年完成,为创业公司腾挪出时间和精力。

俞敏洪接棒罗永浩,笑到最后的是谁?

有人说,这是最坏的时机,在薇娅、李佳琦等淘系主播或消失、或变化莫测的当下,罗永浩这一大巨头还能收获更多的流量。但罗永浩认为,这是最好的时机。

他一直耿耿于怀的是,做手机时进入太晚,大量的创造力都用于给一个趋于成熟的操作系统添砖加瓦,而且很快就被大公司抄袭消灭得一干二净。

如今要冲入元宇宙,重新创业做AR硬件产品,留给他的时间窗口期只有三五年。目前,国外Facebook已经高调改名入场,苹果在做AR+VR的XR设备,国内百度以最坚决的态度入局,但仍处于起步阶段,不似当年巨头环伺。

罗永浩预计要投入上千人的规模,研发一个每年全球销售10多亿部的AR设备。做出下一个平台上iPhone+iOS般颠覆的产品是他的A计划,而B计划是,如果成不了苹果,就做安卓。

他抱定最后一次创业的决心,倾其所有。

摇滚乐队Lansdowne的主唱Jon Ricci曾写道:“像对待摇滚乐队一样对待你的创业公司”,创业是对传统的一次解构,对现实的一种反抗,不躺平,不内卷。也许乔布斯最得其要领,所以他的iPod里收藏了鲍勃·迪伦的每一张专辑。无论下一次创业能否成功,生命不息,创业不止,从罗永浩和俞敏洪身上,看得到这种精神的存在。

创业是新摇滚。

热门搜索:香港 猪价 比特币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 0人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财富商机

更多

投稿咨询